硕转博读几年(硕博连读一共几年)




硕转博读几年,硕博连读一共几年

博士生的正常修业年限一般是五年,但实际修业年限与所属单位、学科和方向有关,也与导师和个人情况有关。

由于正常修业年限很长,本身就需要消耗大量资源,因此,延毕不仅是对博士生本人的一种损害,对导师和大学也不利。

由于延毕现象的普遍性与危害性,延毕现象和原因引起了高度关注,相关调查研究给出了一些导致延毕的可能原因。事先了解一些原因,可以为博士生采取预防措施提供参考。

1. 修业年限与毕业年龄

关于博士生的实际修业年限的报道非常多。实际修业年限其实与国家、学科方向、单位、导师和个人情况有关。以学科方向为例,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指出(Cohen 2010):

法学院的学生三年内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医学生每四年就有一个医学博士学位。但对于人文学科的研究生来说,平均要花九年多的时间才能拿到学位。

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USA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USA NSF)美国国家科学与工程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atistics——NCSES)的统计数据,获得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所需要的时间比其它学科所需要的时间短几年(USA NSF NCSES, 2018)。以下是一些从进入研究生学习到拿到学位的统计数据:

物理学地球科学最短,大概6年多一点点。

工程、生命科学、计算机数学很接近,约7年

心理学社会科学8年

人文科学艺术学,约9年

教育学最长,目前大概需要12年

美国博士修业平均年限(Survey Earned Doctorat, 2018)

总之,理工科修业年限短一些人文社科则长一些。相关原因见本文第3节。

不同类型的博士生获得博士学位所需要的时间差异很大。以国内工科为例,Lu等人(2018) 针对清华大学某工科学院2013-2018年毕业的博士生的数据分析表明:

55%的博士生在5年内取得博士学位。直博士生平均需要5.44年才能拿到博士学位,普博士生需要4.74年,硕转博需要3.22年。其中,一名学生在3.5年内拿到了博士学位。最长的记录是8.5年。

直博生取得学位的年龄分布接近对数正态分布,最有可能获得博士学位的年龄是28岁,获得博士学位的平均年龄为27.8岁。普博士生的分布是一个不规则的分布,获得博士学位的平均年龄为33.16岁。如果三种类型的博士放在一起考虑,获得博士学位的平均年龄是29.39岁

以上数据与美国工程科学的数据较为接近。美国国家科学与工程统计中心(NCSES)的博士学位调查数据表明:

2016年美国工程领域的博士生中,1.4%的人在25岁时获得博士学位,59.8%的人在26-30岁获得博士学位,27.6%的人在31-35岁获得博士学位,6.7%的人在36-40岁获得博士学位,2.2%的人在41-45岁获得博士学位,2.3%的人在45岁以上。2016年美国工程科学博士生获得博士学位的平均年龄为30岁

修业年限的统计也许没有考虑那些不会完成学业的博士生。以美国为例,琼斯的报告指出(Jones 2013),

众所周知,博士之旅充满挑战。自然减员率支持这一观点:在那些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的人中,有33-70%从未完成学业

根据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公布的数据,大约四分之一的美国理工科博士生在头三年内离开了研究生学习(Langin K, 2019)。

那么,造成实际修业年限偏长和毕业年龄过大的原因是什么?

2. 延毕原因的一项调查结果

来自荷兰和南非的一组科学家利用两项博士候选人的数据,观测了博士论文延期的一系列原因(van de Schoot et al, 2013)。他们指出,以下因素会影响博士学位完成率和/或学位完成时间:

机构或环境因素:包括研究领域、单位的研究环境、项目可用的资源和设施。

导师与其它帮助:导师指导的性质和质量,包括会面的频率以及从事研究的同事的支持。

博士研究生的特征:包括性别、种族、年龄、是否有子女、婚姻状况、对项目的满意度、学业成绩、对项目的期望等。

博士生的某些个性特征:如耐心、努力工作的意愿、动机和自信等。

对于博士生而言,机构与环境因素、导师和博士生的特征可以当作客观原因,而某些个性特征(如耐心、努力工作的意愿、动机)则属于主观原因。

van de Schoot 等人(2013)对两千多名获得博士学位的延期毕业者进行了问卷调查,被调查者的平均年龄为31岁,问卷内容涉及10个事先设定的原因。

延毕原因

经历了太多实际挫折,约44%的人回复是未遵循自己的计划,约31%的人回复是得不到足够的指导和帮助,约30%的人回复是还有其它原因,约30%的人回复是工作计划安排得太紧,约23%的人回复是导师不断给我施加新观点和新的研究题目,约21%的人回复是我的研究计划太大了,约19%的人回复是生病,约15%的人回复是怀孕,约5%的人回复是由于教学负担重,我失去了太多时间,约5%的人回复是。

导致延期的不同因素(van de Schoot,2013)

受访者还回答了开放式问题。总结而言,延长毕业的原因有三类:博士论文本身的原因、与导师相关的原因和与自身情况相关的原因。以与论文工作相关的原因为例,博士生需要做额外的工作,如撰写额外论文或统计分析所需时间超过预期;计划不周或计划变更,以及外部环境问题,如等待捐赠材料、等待伦理批准,或如一名受访者所回答的,“实验因大楼的翻新而受到影响”。

这种调查结果仅仅具有参考性,其价值与问卷设计关系很大。例如,一些影响因素可能太含糊;有的问题可能被遗忘了,比如说,师生关系问题。

3. 师生关系

师生关系问题是特别敏感的问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指出(Graduate School University of Bristish Columbia),“研究型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是他们学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导师最积极的成果取决于与学生之间相互开放、忠诚和尊重的关系。”

van Rooij 等人(2019)也特别指出师生关系的重要性,他们在文章的摘要中指出:

导师-博士生关系的质量、博士生的归属感、在项目中的自由度、从事与导师研究密切相关的项目这几个因素与研究生的满意度呈正相关,与研究生的退出意愿呈负相关。

博士生和导师之间的“匹配”(match)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是在个人关系的匹配方面,还是在学术关系的匹配上。后者是指博士生所从事的课题与导师的研究是否密切相关。

理工科修业年限短一些,因为研究方向与导师的方向一致。人文社科则长一些,因为研究方向与导师的研究方向不一致。

有许多关于良好师生关系的脍炙人口的故事。更好的师生关系却很少流于言表,甚至不愿意被写在致谢之中。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之所以人们觉得道听途说的师生关系与上面的要求大相径庭,是因为极少数恶劣的师生关系的传闻更容易引起报道或记忆。把导师描绘得更负面一些更容易博人眼球

举例而言,有一则报道令人毛骨悚然——泰晤士高等教育网居然刊登了一则以“恶棍与导师:博士灾难,以及如何躲避他们”为标题的佚名文章(Anonymous, 2017)。以下仅摘录其中靠前的一部分内容:

《恶棍与导师》节选(Anonymous, 2017)

尽管近年来努力改善学生的博士经历,泰晤士高等教育仍然不断收到来自博士候选人的恐怖故事。对这些提交信息的作者来说,(他们遇到的)博士培养系统表现最好也不过是对他们漠不关心,最坏的情况是完全是剥削。

在这里,我们举三个这样的例子——很明显,考虑到所涉及的权力动态,所有这些作者都觉得有必要保持匿名。也许这样的故事是不可避免的。

也许,即使有世界上最好的意愿,也总会有导师(supervisor)和研究生(supervisee)的关系无法运作;无论多么真诚的期望都是不现实的;那些找不到时间给予他们想要的、学生觉得他们需要的那种详细指导的导师。

但是,也许还有更多事情可以做,以确保这种最激烈、最关键的学术关系不会触礁。本着这种精神,两位对此事有强烈观点的学者——一位来自科学领域,一位来自人文领域——阐述了他们认为如何最好地完成指导任务。

他们的指导可能并不等于贯穿博士恐怖系列的核心:正如B电影历史充分证明的那样,好的建议并不总是被采纳。但是将这些问题暴露在更多的阳光下至少可以减缓血液在博士地毯上的滴落。

4. 延毕的警示与预防措施

van de Schoot 等人(2013)指出,如果出现如下迹象,就可能是不得不延期的警告:

博士生的研究课题不断发生变化。博士生不愿意与导师沟通。博士生刻意孤立自己。博士生不愿意提交工作以接受检查

多拉·沃尔夫(Dora Farkas,2015)指出,有五个错误,导师绝不会原谅,其中,就有一个错误是不愿意与导师沟通,甚至公开蔑视导师。

导师绝不原谅的五个错误

错误#1:公然蔑视你的导师 Openly disrespecting your supervisor

错误#2:让你的导师对你工作的变化或进展一无所知 Keeping your supervisor in the dark about changes or progress on your work

错误#3:在未经导师批准的情况下从事附带项目 Working on a side project without your supervisor’s approval

错误#4:发送带情绪的邮件 Sending emotional emails

错误#5:剽窃或不给予应有的致谢 Plagiarizing or not giving credit where it is due

这些暗示进一步声明了导师的重要性。 詹姆斯·海顿(James Hayton)是一名前物理学家,于2007年获得诺丁汉大学的博士学位,也是《博士:一个不寻常的研究、写作和博士生活指南》("PhD: An Uncommon Guide to Research, Writing & PhD Life")的作者。自2010年以来,他一直在帮助世界各地的博士生克服他们研究和写作中的障碍。

海顿指出,即使你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也需要联系导师(Hayton J,2019)。以下是海顿的一些建议:

没有人想给他们的博士生导师发邮件说,他们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什么都没取得。如果是这样,那么时间过得越久,事情就变得越难。

你有两个选择来告诉你的导师: 第一是告诉导师你已经滞后了,第二是你什么都不说。第二种选择虽然避免了潜在的尴尬对话,但会让你负担更重。

时间流逝得越多,你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越多,于是,导师就越难伸出援手。你这样做,虽然避免了被训斥,但你也变得越来越孤立。

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博士失败(或极端困难)的最常见原因是孤立和缺乏来自其他学者的反馈。所以如果你处于这种情况,不要等到重新建立联系。

向导师通报情况时,保持简短,不要找借口,如果你有技术问题,寻求指导。

我建议每两周给你的导师发一封电子邮件,简要更新一下,不管进展得多好或多坏,告诉他你已经做了什么,你正在做什么,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例如;

“只是快速更新:我还在分析…,这比预期的时间要长一点,因为我必须边走边学(技巧)。实际上,这可能还需要一两个星期,下一步将是……”。

导师只需要花30秒钟的时间了解你的动态,这确保了导师总是知道(你有记录证明他们知道)你的项目处于什么阶段。不要像一个没做作业的孩子一样躲起来。要专业、诚实和积极沟通。

为了避免导师本人指导上出问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建议师生自愿签署相互承诺(Graduate School University of Bristish Columbia)。这些承诺暗示了导师本来有哪些职责,学生本来有哪些义务。

以上介绍并没有提到研究生如何正确开展工作的问题。实际上,作为初出茅庐的学者,研究生正确的工作方式对是否顺利毕业也极其重要。

例如,研究生一开始就应重视辅助性技能的锻炼、学会模仿别人可以模仿的东西、了解启动写作的技巧、提前训练写作、积累与科研相关的隐性知识、尽早暴露不足且认识不知道的重要性。

硕转博读几年(硕博连读一共几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考研培训班 » 硕转博读几年(硕博连读一共几年)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